翼清弦

正当真姬为一项数据处理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,俄罗斯的maki和绘里也正为咖啡厅的事大伤脑筋,用人Asa的话来说

就是颜值,味道满分,服务态度及其它……就令人无法恭维……

至于原因……你认为西木野集团的千金,世界上著名科学家、医学家能像真正的咖啡厅里的女仆一样,能煮的一手好咖啡,拉的一手好拉花吗?且不论真姬能不能做到,西木野先生大概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吧……高中时代的那次经历毕竟太过于久远了,而且也仅有短短的一个下午……

不甘心的maki找到许多资料,不停的看、学习,但无论她怎么努力,理论怎么成熟,可当她拿真正拿起小壶往咖啡上倒拉花用的牛奶时时,成品依旧惨不忍睹。那段时间maki和绘里已经记...

520啊 表白表白表白(消音ing)

话说我已经一个月没更了。。。( 拖出去打死)

逐渐成长的自己  渐行渐远的友人

又有多少不甘?

但还是继续要走下去 人生的路上毕竟有太多太多的时光是要独自一人走下去  直到不久前还固执的相信有永远这码子事存在  但也就是在不久前才突然被击碎  一句无心之语而已  诚然有许多许多的理由可以去解释去说明 但是不可否认 在时间面前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脆弱  哪怕曾经的你在上面花的时间比其多的多。。。

记得小王子里面有句话 说当我们开始寻找时 我们就已经失去

因为失去所以我们踏上了寻找的旅程  那是一个孤独的旅程  结局也注定是失败的 毕竟失去的就是失去了...

咖啡店里,绘里擦着手中白色的骨瓷杯,看着穿着女仆装,鼓着一张包子脸的Maki。

“真的很可爱哟,Maki。”

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,没有任何的妄言,所言的确是自己心中所想之话,但……眼前的红发人儿依旧是鼓着一张包子脸气冲冲的模样。

“真的是……可爱到犯规了。”

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一句后,手中最后的咖啡杯被擦干放入了壁橱中。
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提前就拜托儿时友人Asa买的小番茄。在水中洗净,放进盘中,叉上叉子,端着小番茄走到了某只浑身都散发着“我不开心”的气场的炸毛小猫身边。走到桌对面,放下盘子,坐下,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下面,嘴角噙笑
“还在生气吗?”

紫罗藤色的眼睛瞟了瞟某只明显心情大好的金毛狐狸...

僵硬的转过头,让自己不去看那双苍蓝色的眼睛。绯红的发丝垂下来,很好的遮住了早已发烫的双耳及脸庞....... 低下头看着祖母,却发现祖母早已清醒,与绘里一样的蓝眼睛笑吟吟的看着自己,连忙后退几步。

绘里也发现祖母醒过来后,跑上前去,急切的问祖母有没有什么问题之类,如此芸芸的话。站在一旁的Maki打量着祖孙两人。不得不说基因的强大,虽然已经尽显老态,但依稀能看得出祖母当年有多么漂亮。和绘里一样的眼睛也一样的温和,历经时光愈发温柔。

“真羡慕绘里的祖父啊。”心里莫名的出现这句话.

“!!!”

随后马上清醒,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....

“这个是maki,我的....友人”被点到名的maki,放下手,走到躺...

*欢迎收看作者没吃药系列  请注意以下方面

1.稍微有点希姬成分

2.时间线是很后面了

3.人物有点ooc

4.番外中的maki与现文中的maki有些改变

5.作者没吃药  作者没吃药  作者没吃药(重要的事说三遍)

如果以上都没问题 请食用愉快?

  多年以后,maki在处理数据时,在希的电脑里打开了这份多年以前的名为maki的数据记录,在把所有的记录查看完毕后,西木野研究所内再一次的鸡飞狗跳,


  “希,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”


  “Ma...

  飞机着陆后,两人下了飞机,一下飞机,Maki就开始四处环顾,似乎在寻找些什么,不远处的绘里自然明白再找什么,不自觉地翘起嘴角,从行李中拿出一顶帽子从后面接近……当Maki反应过来时,人已经在绘里怀中,凭借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,轻而易举的就把帽子戴在Maki头上,与此同时头微微勾下,如同情人间的低语般,在耳边柔声到


  “欢迎来到俄罗斯,虽然可能不会生病,但还是要注意啊,不然万一真的生病了,我会很苦恼的。”


  明显上扬的尾音显示了说话者高兴的心情,但作为听者的Maki早已满脸通红,心情大好的绘里一手牵着Maki,一手...


机场里

绘里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平时难见到的大忙人——真姬和希。「明明在电话里说真姬有事来不了,怎么现在又在机场呢?难道说是放下了工作赶过来的?都说了来不了的事一定是很重要的事呢,这样就把工作扔下真的大丈夫?」

于是绘里先开口:“真姬,谢谢你来送我的,但是你的工作没有问题吗?如果很急的话就先离开吧,我没有问题的。”一如既往的把他人放在第一考虑顺位

坐在另一侧的希抱着茶杯“咯咯”的笑出了声。“真姬”白了一眼笑的毫无形象可言的友人,淡定的拿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,用着一如既往熟稳的,略带鼻音的声音说:“没关系,我正好也要乘飞机离开日本……”看看“真姬”穿着卡其色的休闲型大衣,也不像是要去参加自己想...

如真姬所愿(?),一向胸有成竹模样般的希第一次露出了惊愕的表情,停下了要说的话,吃惊的看着自己。


“才,才不是把我送给绘里啦。”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危险的言论,立刻脸就变得通红,下意识的去卷发梢,却发现自己为了在工作时方便就把头发给扎了起来了,继而继续解释到:“不是最近在研发那智能型机器人吗,可以以我为模板制作一个给会里啊,再搭载上感情模块就好了,希,你不要误会,我…我不是要把我送给绘里,我是要把那“我”送给绘里,啊,不对,不是,我的意思是...”


 随着脸部温度越来越高,真姬的解释也愈加混乱。所幸,解释的对象是希,故而很快明白真姬的意思。...


“祝绘里(亲)24岁生日快乐。”


  灯光下九个杯子碰撞,发出清脆的响声,接着小鸟起身,走到开关旁,“啪——”的关上了灯,随之而响的是绘里的惊呼以及在绘里旁边的真姬的呼声:


 “放…放手啊,绘,绘里……”如同多年前的合宿一样,与之不同的是被抱住的人换成了真姬。


很快点燃了蜡烛,在火光的映射下,真姬的脸红得快接近耳边的发梢了。


“真是的,都已经24了,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怕黑,干脆这次许愿就许希望自己不在怕黑好了。”


面对黑发友人毫不留情的吐槽,绘里只是无奈的笑笑,自己对黑暗的畏惧,一点都不比对巧克力的爱少……


转而对身旁的真姬以一百...

1 / 2

翼清弦

© 翼清弦 | Powered by LOFTER